阿隐总会变强(tu)的!

凡人一生所追求的不过爱之一字,此之一字于我,乃毕生所求,得之我疑虑,失之我痛心

【冰原上的花】(4)

伊利亚的屋子里从此多了个人,一个闹腾的小家伙,像是冬日的暖阳一样,不畏寒冰的坚硬,去温暖坚冰。

从早上到了之后就一直在嚷嚷着困,看来他昨晚又在通宵写他的小说,似乎又有了新的问题了。伊利亚挑了挑眉,继续为他的画增添些别的色彩,一点一点的,抹开。

“哥哥……,这是谁?你的新客人?”门口的浅金色头发的少女和伊利亚有七八分相似,眯着眼来回扫视着阿尔,此刻阿尔正睡的四仰八叉的,引来少女嫌弃的目光。

“嗯,我想他是我的朋友,”伊利亚笑了笑,若和煦的暖阳,恰似那西伯利亚冰原上春日的到来。

阿尔在梦里再次想起了童年,那时候亚瑟很忙,但闲暇时还是会来陪他说说话,曾谈及俄罗斯的文学亚瑟滔滔不绝,肯定着俄罗斯这个陌生遥远的国度,所以阿尔心中对俄罗斯这个地方这里的人总有种莫名的情怀,阿尔自己难以形容这种感觉,嗯,也许是因为他不擅长这种言情文艺的调调,他之前都是以英雄类型的小说而出名,只是最近突然萌生出了写些文艺小说的想法,不过实在……嗯。

第一次看见伊利亚的时候,阿尔感觉到了伊利压身上那种冰雪的气息,换种说法就是很孤单很忧伤,很想去温暖他去安抚他的冲动,让人萌生了一种想要去保护他的冲动,哦,你尽可说这是英雄主义,但阿尔无法抵抗伊利亚对他的吸引力。

对于自己的新小说,其实想法也是源自对于俄罗斯的情怀,那种冰原上的恋歌,哦,一定很美丽,或者说,凄美?唔嗯,像是美丽的汇集体。

他想写一个关于冰雪与花的故事,一片孤独寂寞的冰原上,一个俄罗斯少年与一朵娇弱的花,哦,真像小王子,对,王子和公主,一无所有的冰雪王子和娇柔的来自温暖国度的异乡公主,在一场灾难里,与世隔绝,只有彼此,互相帮助彼此,等待着春日的到来,只有春日才能带走灾难,在此之前他们必须熬过寒冬。哦,这个主意真棒……

“不要傻笑了,起床了琼斯。”伊利亚的声音忽然从远方传来,阿尔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伊利亚的脸,满足的又多看了几眼。

“嘿,布拉金,我还没睡够呢……叫我起来干嘛。”嘟嘟囔囔的抱怨着,但还是起来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哦,琼斯,别抱怨了,到晚饭的点了,我可不想让我的客人饿肚子。”笑着拍拍他的肩膀,然后默默笑着看阿尔整理着装。

“嘿……看什么呢布拉金。”察觉到伊利亚的视线,阿尔便开始不自在,气恼自己在没人面前丢人的表现,但谁让我们的琼斯还是个处男呢?哦,原谅他吧。

“哼哼……看你呢琼斯,你真有趣。”

“哦,闭嘴……”实在无法忍受伊利亚的笑声,阿尔面红耳赤的看着他,但又不甘心这样在心上人面前丢脸,于是急躁的凑过去搂住伊利亚的脖子在他唇上落下一吻,柔软的触感让阿尔瞬间清醒。

哦,上帝,我在干什么,哦,fuck,我亲了他,哦。脑子一片浆糊的英雄先生呆住了,伊利亚无奈的看着呆住的小家伙,伸出舌头撬开了小家伙的牙关,勾住他的舌头交缠,掠夺小家伙肺中的空气,扫过他的口腔内壁,末了再咬了口他的唇瓣。

“哼哼……琼斯,回神了,该吃饭了。”伊利亚即时结束了这个吻,拍了拍还在震惊的小家伙。

蒙蔽的阿尔就这样傻乎乎的和伊万下了楼吃了晚饭。脑子里一直都是,哦,上帝,上帝,这算美梦成真吗,哦,是我在做梦吗,哦,自由女神啊。

【冰原上的花】(3)

停顿着,对着电脑屏幕发呆。阿尔的脸被屏幕照的发光,他似乎卡文了,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烦躁的关上笔记本,瘫坐在椅子上。

他脑子里都是那个俄罗斯人,柔软的淡金色头发,恬淡美丽的握着画笔,在画布上涂抹美丽的颜色,风轻轻拂过,撩起那淡色的发。他想的心里发痒,想见一见他。

在阿尔的过去里,除了亚瑟他还没有那么想见过谁。

阿尔想起自己卡壳的小说,拿起相机和笔记本决定出去找灵感。

迫不及待的向公园走去,他想起布拉金斯基的一幅画,那幅画并不出名,是他的早期作品。布拉金斯基早年特别穷困,高中辍学,在街头卖画,后来受他远嫁乌克兰的姐姐援助上了大学,然后受到了大学里教授的赏识成名。他在街头曾卖出一幅画,没有名字的一幅画,画的是一片草原,阿尔不懂画,但他就是觉得这幅画很美,像悠扬的歌曲,像美丽的俄罗斯姑娘,阿尔仿佛能感受到伊万画这副画的心情。

停下脚步,他又看见了那个俄罗斯人,偏少的银色头发,随着风飘扬的白围巾,他想握住那条围巾。

那个人在画另外一幅画了。

“嘿,你在画另外一副画了么,很漂亮。”阿尔上前向他搭话,带着经典的美式笑容,其实他心里有种从未有过的慌乱,他的胸口像是埋着随时会被引爆的核弹一样。

那个人顿了一下,把画笔放在架子上,回头看他。那是一双美丽的紫色眼睛,像是有流淌的柔波,也像阴天的云朵,也像一首无法念完的长诗。

他对他笑了一下,很可爱的感觉。他说:“你好啊先生,你怎么知道我在画另外一幅画呢。”那个人挠了挠头,他的指甲剪的很干净,手指上有干涸的颜料。

“嗯……我昨天看见过你画画,这幅画感觉颜色比昨天还要灰暗一些欸,哦,抱歉先生,我不太懂艺术这些,我真糟糕,自顾自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哦,糟糕极了阿尔弗雷德,再没见过比你更糟糕的家伙了,完了,完全没机会了。阿尔的内心一片混乱,从来没有过的,他第一次这样,他手舞足蹈的向一个人道歉。

“没关系的,真的,你说的很对哦,我想再听听你的想法。”那人握住阿尔的手,停止了阿尔的手舞足蹈,笑眯眯的看着他。

阿尔有些恍惚的被他握着手,他只觉得此刻,他只觉得他的心脏快要停止运作了,然后过了老半天才回神,看着那人疑惑的眼神才想起自己得说点什么。

“哦,我叫阿尔弗雷德•琼斯,那个,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阿尔迅速的收回手,然后试探的自我介绍道。

“当然,我叫伊……伊利亚•布拉金斯基,那么琼斯,你能继续说一下你对我的画的看法吗,我很想听一听哦。”

阿尔看了看画,有点犹豫,他不想给他不好的印象,但是他好像很想听自己的看法。低头仔细看那幅画,那幅画比昨天的更加灰暗,好像少了一抹亮色。

“布拉金,我觉得你这里好像少了点什么,感觉这幅画特别压抑……你在为什么而不开心吗。”阿尔对视着那双紫色的眼睛。

“哼哼哼,琼斯你真有趣,我是说真的。”伊利亚捂着嘴笑了起来,阿尔有些惶恐的看着他。

“嘿,布拉金是我说错了什么吗,哦别笑。”阿尔有些心慌的看着那人笑。

“不,你说的很对,琼斯,你很善于于发现。”那个人轻轻的笑着,像是贝加尔湖畔的春风,暖暖的,柔和的,抚摸着人的心,阿尔觉得他快要醉了。

“并,并没有,我只是碰巧发现了而已啦,说起来,你每天都在这里画画吗,我喜欢看别人画画。”阿尔摸着后脑勺,伊利亚觉看他一直在摸自己的后脑勺,觉得他快把自己摸秃了。

“也不是经常来哦,”阿尔垂下了头,伊利亚继续说:“但我很欢迎你来我家哦,小琼斯,我想听你对我的画的评价。”

“哦,真的吗,你家在哪,哦,我明天可以来吗,我最近在写一部小说,在找令感情,我想你一定能给我带来灵感的,哦,伊利亚,你太棒了!”

伊利亚笑眯眯的看着这个闹腾的小家伙,忍不住做出一个他经常对比尔做的举动(比尔是一只金毛。),摸了摸这个小家伙的头,那个小家伙蓝蓝的眼睛里是美丽的海洋,洋溢着对自由的热爱。真棒。伊利亚这样想着,抚摸他柔软的发丝。

【冰原上的花】(2)

【冰原上的花】(2)
俄罗斯是真的寒冷,阿尔裹紧了他身上白色的羽绒服,金色的头发似乎都因为畏惧寒冷而没了光泽。

看了眼路边的小摊,他似乎闻到了肉的的香味,哦,上帝,是烤肉卷饼。阿尔相信他今天一定非常幸运,拿着10个烤肉卷饼和一杯热可可,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开始大快朵颐。

热的食物还真是令人精神为之一振,阿尔喝了口热可可,感觉自己快要解冻了,心里觉得自己再也不想来俄罗斯了,自由女神在上,他可从没来过比俄罗斯更冷的地方了。

公园的坏境还不赖,要是住在这附近可真是一件美事,如果没有这么冷的话。上帝,如果可以他愿意在这里的春天生活一阵子,湖水清澈透底,树被打理的很棒,他看见不远处有个俄国人在画画,那人坐在河对面。

阿尔弗是个gay,口味还很挑,不过,一见钟情还真是不赖。他看着那个银发的俄罗斯人,脖子上还围着白色的围巾,他依稀看见那人笑得很可爱,他周围有种奇妙的氛围,像是有引力一般深深的吸引着他,想了解那个人。

那个人画着画,用画笔沾上颜料,每个动作都很优雅,单单是如此就让他看得津津有味,阿尔忍不住失笑,拍了张那人的照片,定格了那人把颜色涂抹上去的一瞬间,嘿,还真不赖。

就这样吧,解决掉10个烤肉卷饼和一杯热可可的阿尔决定先回宾馆暖和暖和,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就回去了,在路上他还接到了亚瑟的问安电话,还有弗朗西斯的短信,哦,他还是给亚瑟那个家伙回个电话吧,防止他杀到俄罗斯来,天,那可真可怕,行动力惊人的英国唠叨绅士,那还真是no thanks了。

电话拨过去半天也没人接,阿尔想了想还是挂了,hero还是不打扰那两家伙的好事了。

宾馆他已经付了钱,并且就在公园隔壁。

等阿尔离开了,那个俄罗斯人突然转头看了眼河对面空当当的地方,他歪了歪头,一脸疑惑的看着那里,然后笑着摇摇头,继续着他手上的绘画。

那幅画画着那人的美丽梦想,在草原上的金发天使,蓝色的眼睛,画布上的草原开着美丽的向日葵。

【冰原上的花/原名:请听我说】(1)

Hey,这里是你的hero,从今天开始我就要到俄罗斯开始旅行了,为了我的新小说,请亲爱的各位期待吧!哈哈哈!。

收起自己的手机,发到自己的FC上,从今天开始要在俄罗斯待上一段时间了,不过俄罗斯的食物应该还不赖,哟嚯,在俄罗斯的冰原上拯救世界吧!

站在机场里摆pose的阿尔浑然没有发现别人看他的奇怪目光,还真是愚蠢的小家伙啊,哈哈。

午后的阳光格外的刺眼,眼睛眯成一条线。这里的阳光和加州差远了啊。阿尔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天才画家伊万有副特别出名的画,叫《蓝铃花》,这副画在阿尔8岁的时候,被亚瑟买下送给了阿尔,那时阿尔老缠着亚瑟要蓝铃花,在俄罗斯出差的亚瑟看到这副画就顺手给带了回来。

“阿尔,乖,蓝铃花那个我没听说过,这副画你就先留着吧。”那个粗眉毛绅士手足无措的安抚着那个哭得一脸豆花的蓝眼睛的小孩子,可见那位绅士对小孩子实在没办法。
   
“可是哥哥,戴维他马上就要搬家了,我想送给他。”蓝眼睛的孩子不依不饶的向着那位绅士撒娇。
   
“好好好,我下次一定给你带回来。”粗眉毛绅士无奈的摸着那孩子的头,那蓝眼睛的孩子瞬间停止了哭泣,又笑了起来。

可惜戴维最后也没有收到花。阿尔低垂着眼。
      
两年前他从亚瑟家搬了出来,为了追求他渴望的东西,自由。
     
他在收拾旧物的时候找到了这副画,他突然萌生出了一个想法,但好像从过去就一直存在,他想去见见那位画家,蓝铃花,那人画的太美,濛濛细雨里,摇曳的蓝铃花,在期待着那人的来到,在雨里期待着,盛开着,最后过了花期,被遗忘在尘埃里。

他的新小说正好一筹莫展,是一个类似于童话的故事,关于冰原上的熊和向日葵的故事。

凶猛的熊靠近那朵花,他看见一朵开在悬崖上的花,那是一朵明亮的黄色花朵,带着阳光的气息。

一个小短篇,他却想了许久,他决定来真的冰原上看一看,还有来见一见那位布拉金斯基先生。

————————

原文被我写的很空很大,而且有点无趣,所以决定修改人设重写,结果开学了拖了超久,啊哈哈哈

【冷战组/露米】请听我说(12)

“布拉金斯基先生,请你看一下这份资料,这是我们公司今年收益的资料,请你相信我们公司的能力……笑什么!”阿尔看着对面那个憋笑的人,忍无可忍的问道。

“哈哈,阿尔弗你这个样子看起来好奇怪啊,哈哈,好啦,露西亚看看这份资料。”伊万擦掉笑出来的眼泪,开始看资料。

这实在不能怪伊万,我们的hero今天梳着大背头,穿着西装,衬衣的扣子工整的扣到最上面,连领带都十分的服帖,好像很正常没有什么问题,但这反而成了最大的问题呢,因为,完全不像平常的那个阿尔嘛,难得看到阿尔人模人样的,看起来却怪别扭的,难怪伊万会笑了。

“我想在贵公司的帮助下会振兴我的家族的,有劳你们了。”伊万看完资料,将他递给阿尔,趁机还摸了阿尔的手掌,阿尔瞬间脸红的抽回资料,瞪了那个恶劣的人一眼。

“那么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先生请你签一下这份合同。”阿尔公式化的拿出合同。

“这没有什么好着急的,可以再等几天吗,我想先把这个事告诉家族长老,我想这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合作哦。”

“我想还是尽快为好,嗯,夜长梦多嘛。”阿尔别扭的说着菊教给他的中国俗话。

“你回一趟美国还学了不少东西阿,我亲爱的。好了,到午饭时间了,你想吃什么?”俄国人笑着摸了摸阿尔的头,还摁住了阿尔在掏巧克力的手,阿尔不满的想挣扎,但还是屈服于俄罗斯人可怕的微笑下。

“嘿,伊万,你就是这么对你的恋人的吗,太粗鲁了吧。”阿尔边抱怨边推开了伊万,把自己的包递给了自己的秘书。

“阿尔弗,我想你的身体总会被你自己的肆意妄为而摧毁的。”伊万笑了笑,补充道:“还有我认为,维护你的身体健康也是恋人的职责之一呢。”这话带着些宠溺,说完就拉着那个不情不愿的人出门去餐馆。

路上阿尔还在心心念念自己的巧克力,却不知道伊万已经要阿尔的秘书丢掉了阿尔行李里所有的垃圾食品,只勉为其难的留下了几瓶可乐和苏打水,意思是给他留下一点爱好。阿尔的秘书当时笑得一脸暧昧,并且心甘情愿的收拾了那些东西,以至于阿尔后来知道后骂她吃里扒外,还扣了个间谍的高帽子,当然,这只是琼斯总裁的玩笑罢了。

“阿尔弗,快说说你在美国一天有干些什么嘛。”伊万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开始和他聊聊别的。

“嗯?没什么特别的,听上司唠叨,然后整理一下美国那边我的住房,哦,可够脏的。”阿尔脸色的表情变幻莫测,可以想象那种场景。

话题跳转的很快,阿尔比想象还要健谈,伊万看他开心倒也没有阻止他的话痨,笑着附和他。

和这个家伙在一起不知道好不好呢,伤脑筋,是个吵闹的家伙呢,还是用水管敲开他的头吧。伊万心里这样想着,但还是没有掏出水管,似乎并不打算敲开他的头呢。

晚餐是在一家还不错的餐厅,琼斯少爷挑挑拣拣,非要在包厢里吃饭,伊万笑了笑,并没有阻止这个小家伙可爱的行为。

包厢里只有两个人,看了眼点了半天菜的小家伙,金色的头发还乱糟糟的,美丽的蓝色眼睛一转不转的盯着菜单,还忍不住咬着自己的指甲,纠结着点什么好,突然看见他脖子上白色的围巾,愣了一下,想着他居然还带着,然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蠢熊你笑什么啊。”阿尔疑惑的抬头。

“没什么,我来点吧,我看你可以点到天黑。”伊万从他手里拿走菜单,指着招牌的套餐,对服务员说:“两份招牌套餐。”

“两份招牌套餐吗,好的,请等一下。”

服务员出去后,阿尔笑了笑看向他,带着种恶劣的感觉,伊万看着他的表情皱起眉头。

“我亲爱的万尼亚,hero好不容易回到这里,有没有想我呢。”恶心的话语说得阿尔自己都难受。

“……阿尔弗,你突然这样还真是让人难以接受。”

“诶,我们现在可是恋人啊。”假装露出失望的表情,蓝色的眼睛里有着狡黠的光芒,嘴角的弧度看起来很天真

“哼哼~,是,我想你,一天没有见到你像是溺水的鱼,这样满意了吗。”伊万偏着头看着他。

“满意。”

明显的敷衍,突然开始有点失落又是为了什么。

——————————

下一章会有感情上的冲突了哈哈哈,啊,我在开心什么。今晚会写出来的,嗷

【冷战组/露米】请听我说(11)

等到菊的家时,天都快亮了,阿尔有些困,头一点一点的,他看到本田和那个司机说了些什么,司机还特别生气的想抽他,但被本田给截下了。阿尔猜不透这两人的关系,但也没兴趣,于是就自己先进去了。

本田的房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榻榻米的缝隙都被收拾干净了,阿尔感叹了一会儿,就进到了本田的书房去等他,书房是偏西式风格的,书桌上有一份资料,似乎是关于俄罗斯的土地的事。最近开始流行买俄罗斯的土地吗。阿尔拿着那份资料,看了看。

“琼斯,请不要擅自动在下的书桌。”过了许久,本田才进来,看样子是干了个爽哦。阿尔在心里吹了下口哨。

“嘿,兄弟,你放在桌上难道不是让我看的吗,hero以为你不会把重要文件随便放的呢!”阿尔摊开手,笑了笑。他当然明白本田担心的是什么,他明白就可以了,现在的他还没必要去冒犯他。

“嗯,那么琼斯你看完了?”阿尔点了点头,于是本田继续说道:“俄罗斯那片土地并没有什么可重视的包括那里的矿产在内,我们要做的是阻止亚瑟在那边的市场开发,你这次的旅行也是为了这个。”

“去帮助伊万?哦,你这可为难hero了,不过相信我,hero无所畏惧。”

“你可以就好,在下会给你安排好,俄罗斯分部的人会帮助你的。”

俄罗斯的那快地是在郊区,伊万家的车很舒服,亚瑟忍不住还睡了一觉,那边风景很好,亚瑟很满意。

“嗯,分部的人明天会来,你准备一下,还有,别和日本人那边太亲近,不过适当交流有利无害就好。”亚瑟说着,收拾着东西准备离开,法国那边似乎有事让他过去一趟。

“嗯嗯,露西亚明白的,车准备好了,您如果解决了的话可以启程了。”伊万笑着。

等亚瑟走了之后,冬妮婭从里面出来,看了看弟弟,给他整理围巾,看着他说道:“露西亚,别太勉强自己了,姐姐会想办法帮你的。”

听到这话,笑了笑,看着姐姐说道:“姐姐,如果可以能让你妈妈那边那点钱开启项目吗。”冬妮婭的表情瞬间就僵硬了起来,伊万又笑了起来,看着冬妮婭说道:“姐姐,露西亚开玩笑的,别在意”笑着走出了这里。

隔天抵达的阿尔,想第一个看到伊万,到了他家却发现没人,摸了摸头,去便利店买了可乐薯片还有汉堡,坐在他家里开始打游戏。

【冷战组/苏解梗】我的爱人

【冷战组/苏解梗】我的爱人

我,曾有一个爱人,他叫伊利亚•布拉金斯基,他的头发是银色的,眼镜是紫色的,他是个红色暴君,可恶的共产党员,顽固不化的苏维埃。

我恨他,恨他的自以为是,恨他的大国沙文主义,所以他的覆灭都是,都是咎由自取,和hero我没有什么关系…………hero已经做到自己应该做的了,是他还要坚持他自己的社会主义的,分明是无法成功的一条道路……明明……,攥紧自己的衣角,喝了口可乐。

苏维埃,我还记得,二战里我们在战壕里星空下,为我们的爱情宣誓,你在战壕里抱了我,那是我的第一次呢,混蛋红色暴君,那么粗暴。

苏维埃,二战胜利后,我说的话不是真的,你也是,我知道,可是为什么还是会难过呢,伊利亚,你说我们是不是不应该作为国家还拥有感情呢……

苏维埃,铁幕演说那天,我是真的不知道亚蒂和上司的决定,可是,我知道,这是必然会发生的,是你要站在所有人的对立面的,你的路注定会艰难,可是你教会我的东西,却让爱情没了生息。

我亲爱的,我们互相伤害对方,在越南,在柏林墙,在古巴,在会议上,每时每刻,都是伤害,好难过,好痛,伊利亚,我的爱人啊,你真的知道吗,还是你和我一样,都已经遍体鳞伤了呢。

伊利亚,你的热情让我叹服,如此勇往直前的毅力也只有你这个生在冰原的家伙能有了,苏维埃,我的敌人,你已经离开了,你曾经满身的勋章,但却没有人认可,我亲爱的,我承认你的伟大,但我,无能为力。

我亲爱的,我亲爱的,苏维埃,我的爱人,伊利亚,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爱你。
  

【冷战组/露米】请听我说(10)


   
    在阿尔回到美国之后,亚瑟就抵达了俄罗斯,机场里伊万的人早已在等待,亚瑟被带到了伊万的祖屋。
   
    伊万虽然只是布拉金斯基家的远亲,原来算是被忽视的角色,自从布拉金斯基家没落后,伊万就成了家里的中心,毕竟是靠他的画救助整个家庭,像是给死去的人体内输入活人的血液来维持体温,可这终究是徒劳无功的。
   
    祖屋门口等待的人是伊万的姐姐和妹妹,还有伊万以及祖屋的老管家和伊万原来的奶妈,仆人早已遣散,只剩下老管家和奶妈愿意留下来管理这腐朽的家庭,也多亏这两人的精打细算,才维持了这个家的运作,但伊万不擅长于投资经商这方面,所以这些年来一直都依靠画作卖出的价格来赚取金钱,亚瑟这些年好歹还是有良心,也没太剥削伊万,时不时也给他们带来些小利。
   
    这次买下这块地,一个是为了公司来开发俄罗斯这边的市场,一个这块地也是个可以开发旅游业的地方,再一个这里有一块煤矿区,的确是值得区投资的地方,但亚瑟公司流动资金不太够,于是就和弗朗还有伊万一起凑钱启动的这个项目,有时候给伊万些小利也是为了控制住野兽,况且伊万一直对他十分感激,而且人也是个老实人,还喜欢自己弟弟,他如何想也不觉得伊万会背叛他。

      门口的人看到他来,都是一副特别热情的样子,亚瑟在心里忍不住感慨人的势利,如果不能给他们带来好处,此刻就会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亚瑟,你来了啊,露西亚已经提前给你准备好下午茶了哦,”伊万笑眯眯的,紫色的眼镜看起来还意外的纯良,亚瑟笑了笑,说了声感谢。

下午茶一般般,似乎是特意去蛋糕店买的蛋糕,但餐具似乎还挺高级的。茶是中国的毛尖,而且还是上等的,也不知道是谁送的吧。

“亚瑟,车已经准备好了,我会带你去看那块地的。”伊万放下茶杯,真诚的看着他,这家伙似乎有点傻乎乎的,像是阿尔小一点的时候,现在阿尔可真是个狡猾的小屁孩。这样想着的亚瑟忍不住笑的温柔,对面的伊万只是腼腆的继续笑着。

阿尔回到原来自己居住的房子,里面堆满了他拼装的模型和他以前买的游戏,离开时堆着的空可乐瓶和汉堡纸还放在桌上,阿尔揉了揉头发,把房间收拾了一下,再去洗了个澡,等出去时又过去了两小时,出去的时候阿尔突然想起本田似乎一直在等他,忍不住有点心虚。

“不好意思啊菊,hero为了世界少产生一点病毒,于是清理了房间和自己。”

“好了,在下知道了。”本田似乎很不耐烦,阿尔也只好笑着上了车。

寄人篱下的是他,所以一切都没办法。要学会忍耐。